登陆

湿地的诗意

admin 2019-08-05 290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  初夏的山东东营,和风温暖,天蓝奔腾b50花红。来到东营,我还没下车,就看到车窗外的油井集群和装置在井口的抽油机,耳畔登时似乎响起雄壮豪放的石油工人之歌:“苍茫草原立井架,云雾深处把井打,地下原油见彼苍,祖国怒放石油花。”因我当过同是产业工人的煤矿工人,对石油工人有一种情不自禁的亲切感。可我在东营胜利油田的抽油机旁并没有看见石油工人,只见抽油机有条有理地抽油。远远看去,每一台抽油机都像是一位大骨架的饱经沧桑的汉子。每一口油井都超越千米,抽油机的拉杆每抽出一升油都不简单。

  在东营,我看到向往已久的黄河入海口。“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。”黄河是咱们的母亲河,孕育了绚烂的华夏文明。黄河发源于青海省的青藏高原,弯曲东流,流过四川、甘肃、宁夏,昂然北上,把生命之水送到内蒙古草原。在河套平原,黄河以慈母般的广大胸襟画了一个大大的“几”字,才掉头南下,东流,穿过陕西、山西,流过河南、山东,奔向大海。给我的感觉,黄河之所以走那么多路,拐那么多弯,是因为她对中华大地的留恋,对中华儿女的不舍。到入海处,黄河的河面变得开阔起来,河水翻着细细的波涛,也变得陡峭起来。

  站在黄河岸边,任万里长风吹拂我的头发,我真想到河水里畅游一番。哪怕不能横渡黄河,只在河滨游一游也好!水里虽有土,有泥,有沙,但并不影响黄河水的洁净。但是,每逢我来到黄河岸边发生下河的主意时,都被同行的人劝止。他们告诉我,黄河下面暗潮涌动,漩涡许多,下去游水是风险的。我到黄河里游水的希望,一向未能完结,这次到东营也只能望河兴叹。

  “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。”黄河自始自终地湿地的诗意向东流,一流入大海,先是变成庄稼相同碧绿的色彩,接着变成像天空相同深蓝的色彩。

  这次到东营,我最想看的是黄河三角洲国家级天然维护区,和其间湿地里野生野长的大面积的芦苇。一个人最想看的纷歧定是他没看过湿地的诗意的东西,往往是留在回忆里所了解的东西。看景的进程,既是引发回忆的进程,也是重温旧梦的进程。在我幼年和少年的回忆里,咱们老家的芦苇是许多的。咱们村子的周围,有一圈包围着村庄的护村坑,那是当年为避免土匪侵略而挖。坑里有水,有鱼,一起生有芦苇。可以说但凡有坑有水的当地,必长有芦苇。芦苇不只成长在水里,还沿着坑坡,延伸到岸上。初春,我在紫红的芦芽间垂钓;夏天,乡民们用苇叶包粽子;秋天,当芦花甩穗时,人们采下芦穗勒成草鞋;冬季,人们把芦苇劈成篾子,编制帽壳和席子。我曾以《苇子园》为名,写过一篇短篇小说。在一部长篇小说里,我把咱们村庄写成苇子庄。由此可见,我对芦苇的形象有多么深入。

  我在电视上看到过对东营湿地的介绍,得知湿地是黄河入海时所构成的冲积平原。黄河携带着黄土高原的很多泥沙顺流而下,早年间每年都可以在海滨构成超万亩的新土地。近年来,黄河水下流量削减,泥沙削减,所构成的新的陆地面积也没有曾经多,每年大约仍有一两千亩左右。这些新增的平原陆地含水量丰厚,大部分都成了湿地。湿地被誉为“地球之肾”,与森林、海洋并称为“全球三大生态系统类型”。黄河入海口无疑是世界上成长、修养湿地最多的江河入海口之一。黄河三角洲上最诱人的景象,莫过于陆海交接处的大面积重生湿地。这湿地的诗意是我国暖温带最完好、最宽广、最年青的湿地生态系统,也是受《拉姆萨尔条约》所维护的世界重要湿地,是我国湿地、水域生态系统十六处具有世界含义的重要维护地之一,“我国六大最美沼地湿地”之一。

  湿地里不种庄稼,也不栽乔木,主要是成长芦苇。可以说,湿地是芦苇的六合,遍地成长的芦苇在湿地里具有压倒性的优势。芦苇不需要任何人栽种,只需有湿地,芦苇就会从地里冒出来。芦苇传达的方法是飞播。到了秋天,当灰白色的芦花怒放时,风一吹就会漫天飘动。而芦苇的种子,就会乘着絮状的芦花在空中飘来飘去。飘到必定时分,它们就会降落在湿地上,开端生根发芽。

  我又看见芦苇了,我又看见久别的芦苇了!在这片维护区看到大片大片的芦苇时,我不由地有些振奋,一起也有些疑问:咦,眼下刚刚入夏,还不到秋天,芦苇怎样就开花了呢?同行的朋友立刻告诉我,那仍是上一年秋天开的芦花没有落尽,重生的芦苇在下面呢!

  我走近芦苇丛边一看,可不是嘛,当年重生的芦苇刚长至上一年芦苇的半腰,下半部是绿的,上半部是黄的。绿,绿得严严实实;黄,也黄得密密匝匝。朝整个芦苇荡看过去,绿和黄似乎是一个不可分割的全体,在这个全体中,绿在慢慢地绿上来,黄在慢慢地退下去,黄逐步被重生的绿所替代,完结一个由黄转绿的天然循环。

  有一条通往芦苇荡的栈道,是由一块块木板铺成的。我一个人沿着栈道,向芦苇荡深处走了一段。我欢喜地看到,在栈道的木板缝隙里,有一棵棵芦苇钻出来。芦苇纤细,但它们是那么的坚韧。有阵风吹来,湿地的诗意芦苇的叶子在一再招手,像是认出了我是谁。咱们老家的芦苇没有了,它们是不是转移到这儿来了呢?

  湿地的植物生态是多样的,除了芦苇,还有翅碱蓬等多种耐盐碱的灌木,以及蒲草、灰灰菜等多种花草类植物,近四百种。有水就有鱼,有植物就招引鸟类。咱们在水边走着,随时都会看到鱼儿在水里翻花,咱们还欣赏到在湿地里休息的鸟儿。经有关部门调查和测算,每年通过黄河口湿地的鸟类达六百万只,那里是东北亚内陆和环太平洋鸟类迁徙的重要停歇地和越冬地。在天然维护区,我近距离地看到丹顶鹤、天鹅、东方白鹳等大型鸟类,还看到翘鼻麻鸭、鸳鸯、蓑羽鹤等体型较小的鸟类,看得我兴味盎然,迟迟不肯离去。有一种灰鹳,它的俗名叫老等。巧了,我在咱们老家也见过这种鸟,它的名字叫哇子,也叫老等。之所以叫老等,是因为它有着与众不同的耐性,能长期站在一个当地一动不动。它站在水边等什么呢?等鱼。等鱼游过来,它迅速出击,一嘴就把鱼叼住。看见老等,我生出一种亲切感,就喊它:老等,老等!可老等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没有任何回应。我得供认,在耐性方面,我得向老等学习。
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9年07月31日 20 版)
(责编:袁勃)
  •   上述抉择发布后,美元指数小幅走高后回落,黄金

  • 美联储年内二次降息落地 其内部不合严峻引重视

    2019-09-21
  • 极彩平台登录-美国初次请求赋闲救济金人数20.8万 低过预期
  •   技能面上,日线上K线一向处于1485-1512区间内来回动摇,不过跟着美联储再次的

  • 9.20降息黄金大跌稍纵即逝 金价止跌等候多头反击!

    2019-09-21
   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    微信二维码
    不容错过
    Powered By Z-BlogPHP